回眸满洲里站

2017-06-29 10:45:24
——重大历史事件备忘录
编前语:
  满洲里站始建于1901年,1903年正式全线通车,中东铁路历经沙俄管制、日俄分管、日伪接管、中苏共管、收回路权五个历史时期。满洲里站作为边境首站、铁路咽喉,战略地位十分重要,1904年-1905年日俄战争、1918年-1920年多国部队武装干涉新生苏维埃政权、1929年中东路事件、1932年满洲里事件、1935年日伪政权接管北满铁路、1952年中国收回中长铁路路权等重大历史事件都在这里有充分展现。
 
 
 
第一组:1904年-1905年 日俄战争

 
1—1.日俄战争期间的满洲里站。(1905年发行的沙俄明信片)

 
1—2.满洲里站内编组线。(1905年发行的沙俄明信片)

1—3.满洲里站台合影。(1913年发行的沙俄明信片)

 
1—4.满洲里站内咖啡厅雅间。(1913年发行的沙俄明信片)
 
1904年2月10日,日俄战争在旅顺口爆发,满洲里成为俄国的兵站基地,俄国军队从满洲里入境,在满洲里站集结后乘专列奔赴旅顺口前线。1905年9月5日,日俄签订了《朴茨茅斯条约》,宣告日俄战争结束,战胜国日本取得了长春以南的铁路经营权,号称南满铁路。
本组图片均为十分珍贵的沙俄明信片。图片1为俄国军队在满洲里站台上整装待发。图片2为当年满洲里站编组线情景。图片3、图片4是日俄战争结束后满洲里站的一组图片,图片3中旅客列车停靠站台待发,时为军事管制时期,站台有俄国士兵站岗值守,远处的木制天桥清晰可见,一群俄国旅客在站舍门前合影。而图片4为目前唯一能够看到的候车室内景画面,俄文说明为满洲里站咖啡厅雅间,有香槟酒在出售,有书刊、报纸供旅客阅读,斯拉夫民族的生活格调还是很高雅、富有情趣的。经过认真比对,图片3与图片4的旅客为同一伙客人,战时状况下有一隅平和的空间,满洲里站舍留下了稍纵即逝的历史瞬间。


 
第二组:1918年-1920年 多国部队武装干涉新生苏维埃政权

 
2—1.日本某军司令官细野旅团长抵达满洲里站。(1918年摄)

2—2.日本士兵与中国儿童在站台上合影。(1918年摄)

2—3.满洲里站日军司令部司令官河野中尉率部与苏俄站长合影。(1918年摄)

2—4.日本士兵在满洲里站牌留影。(约1918年摄)

2—5.经过满洲里的日本装甲列车。(1918年摄)

2—6.缴获苏俄机关枪的列车停靠在满洲里站。(1918年摄)

2—7.押解苏俄俘虏的列车经过满洲里站。(1918年摄)
 
1918年8月14日至9月13日,日本军队经由长春抵达满洲里站共计6300人经过满洲里站出境。9月,有英国军队1000人经过满洲里站出境,干涉新生的苏维埃政权。
1920年7月24日,从苏俄赤塔撤退的日军入境满洲里站,分别向哈尔滨、长春、大连、海参崴方向调动。至8月27日撤完,通过军车90余列,运走官兵13730人,牛马千余匹(头),汽车56辆,破损飞机8架。
本组图片均拍摄于1918年。图片1为日本军队成批量抵达满洲里站,日军某军司令官细野旅团长抵达满洲里站检阅其日军部队。图片2为日本士兵与中国儿童在站台上的一张合影。图片3、图片4为冬季拍摄,图片3为日军在满洲里站设立司令部,司令官河野中尉率部与俄方站长合影。图片4为一名日本士兵在站牌前留影,站牌明确标出满洲里站距离扎赉诺尔站29千米,距离哈尔滨站935千米。图片5为日军参战的装甲车经过满洲里站。图片6为缴获苏俄机关枪的列车停靠在满洲里站。图片7为俘获苏俄士兵的列车途经满洲里站,拟押解至海参崴。
 
 
第三组:1929年 中东路事件

3—1.苏联红军在满洲里站区展示缴获的东北陆军第15旅督战队旗帜。(1929年摄)

3—2.中东路事件期间的满洲里站。(1929年摄)
 
1929年7月28日,由于中东铁路的路权归属问题,中苏两国爆发了史称“中东铁路事件”的武装冲突。最后以中国军队被解除武装而告终,东北陆军步兵第15旅旅长梁忠甲及其部下6700余名官兵被押往苏联境内。1930年1月2日驻扎满洲里苏军撤回其国内。
图片1为苏联红军在满洲里站区展示他们缴获的我东北陆军第15旅督战队旗帜两面,以炫耀胜利。图片2为1929年中东路事件期间,满洲里站区空旷、萧条、冷清的景象。

 
 
 
第四组:1932年 满洲里事件

 
4—1.日军将解救出的国境警察队员输送到内地。(1932年摄)

 
4—2.满洲里站,原日文说明为“满洲里驿·难踏”。(约1932年摄)
1932年9月27日,中东铁路哈满护路军副司令吴德林按照呼伦贝尔警备司令、哈满护路军司令苏炳文的部署,下令占领满洲里站,切断电话,扯下伪满洲国旗,升起中国国旗。用武力将日本驻满洲里领事馆领事、特务机关长、国境警察队长和全部日本军警监禁起来。轰轰烈烈的抗日活动持续到12月6日日本关东军占领满洲里为止。日本称“九·二七”抗日行动为“满洲里危机”。
图片1为日本关东军解救出其国境警察队人员后,经满洲里站撤出的真实画面。图片2为满洲里事件后,满洲里站客运繁忙之景象。
 


 
第五组:1935年 日伪政权接管北满铁路

 
5—1.撤离满洲里站的苏联铁路员工、家属专列场景之一。(1935年摄)

5—2.撤离满洲里站的苏联铁路员工、家属专列场景之二。(1935年摄)

5—3.日本、伪满洲国接收大员在满洲里站前合影。(1935年摄)

 
1935年3月23日,苏联终于让步,由日本统治下的傀儡政府伪满洲国出资1.7亿日元收买了中东铁路全线,将中东铁路(长春以北)改称北满铁路,从此进入伪满铁路时期。苏方铁路员工、家属陆续有计划地撤回国内。于是,“满铁”接受伪满洲国委托,接受中东铁路管理局及所属各部门全部财产,并将1524毫米轨距改为1435毫米标准轨距。
本组图片十分珍贵,如实记录下这一历史变革时刻。图片1、图片2为1935年苏联铁路员工、家属即将撤离满洲里站的画面。列车停靠在站台北宽轨一侧,图片1的原俄文说明为“一列整装待发的军用列车从满洲里站出发前,右面站台上为送站的人们。”图片2的原俄文说明为“一列载有疏散的前中东铁路职工的军用列车出发时刻。共有11节旅客车厢、8节取暖货车车厢,共计载有旅客423人。另22节载有生活日用品的货车车厢。” 图片3拍摄于1935年站台南准轨一侧,数百名日本、伪满洲国接收大员在站台上合影,亦有几名苏联铁路人员站在边缘位置。
 
1932年9月27日,中东铁路哈满护路军副司令吴德林按照呼伦贝尔警备司令、哈满护路军司令苏炳文的部署,下令占领满洲里站,切断电话,扯下伪满洲国旗,升起中国国旗。用武力将日本驻满洲里领事馆领事、特务机关长、国境警察队长和全部日本军警监禁起来。轰轰烈烈的抗日活动持续到12月6日日本关东军占领满洲里为止。日本称“九·二七”抗日行动为“满洲里危机”。
图片1为日本关东军解救出其国境警察队人员后,经满洲里站撤出的真实画面。图片2为满洲里事件后,满洲里站客运繁忙之景象。


 
第六组:1952年 中国收回铁路路权

 
6—1.1952年12月31日,在中长铁路移交庆祝大会上,周恩来总理发表讲话。

6—2.大会上,铁道部长滕代远代表中国政府向中长铁路管理局长格鲁尼切夫授旗。

6—3.大会主席台。

6—4.回归祖国怀抱后的满洲里站。
1952年12月31日,在哈尔滨中长铁路文化宫举行了移交仪式庆祝大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驻中国特命全权大使潘有新参加移交仪式。大会上,中国铁道部长滕代远代表中方向中长铁路局长格鲁尼切夫授予锦旗,以表彰中长铁路局全体员工的功绩。格鲁尼切夫局长宣读停止中长铁路由中苏共管的命令:“查实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政府将共同管理中国长春铁路的一切权利,以及属于该路的全部财产无偿地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完全归其所有的中苏联合委员会结束会议的记录已于1952年12月31日在哈尔滨市签字。根据该记录规定,中国长春铁路的中苏共管即于1952年12月31日18时(北京时间)终止。根据上述,特命令如下,着由1952年12月31日18时(北京时间),中国长春铁路移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长任命的哈尔滨铁路(原中国长春铁路)管理局长陆平同志管理。”由中苏共管的中长铁路历史宣告结束,历经半个多世纪沧桑岁月的中长铁路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图片1至图片3为1952年12月31日移交仪式庆祝大会盛况。图片4为中国收回路权后的满洲里站情景,站舍上方悬挂斯大林、毛泽东巨幅画像。
 
 
 
 

上一篇:百年历史 百期钩沉
下一篇:异国他乡沙金梦